百雨慊慊孀桀里

青云绕燕山,飞雪似杨花,举目见日不见家。羌笛奏新曲,管弦作离声,二十年后顾频仍。

随手。

..恐惧水.

脚下青茂绿草长势正旺,向阳地界甚至酝酿出花朵吐露芳蕊,与一侧清澈河流相互映衬,构筑出美好到令人晕眩的场景.波纹潋滟映射出夕阳霞光,河水流淌发出来自自然的召唤.

因为无法呼吸.

目光停驻于水面,只需要轻阖上眼睛就能想象出身体浸泡在水中的感受,胸腔内骤然传来的闷感像是某种征兆,脚跟向后错开微小距离提起警戒.耳边巨响从水面炸开,瞳孔微缩盯紧已经跳进水中的他,水纹从他身边一圈圈向外扩散,向自己所在的方向扩散,像是带动了遮天波浪席卷而来,每一粒分子都叫嚣着要将自身压裂撕碎,对水的恐惧亦在此压迫下放大数倍直至侵占全身.

我不会逃,给你我的呼吸.

仅是一瞬间的思考就果断做出决定再次违背对方平素教导,在水面下的视野并不清晰唯一能确定的只有对方的位置,全身上下无一不遭受着来自河水的各方挤压,口腔内存积的气体硬是将形象塑造得滑稽,在水中被克制了行动力的双臂缓慢地攀上对方双肩,发丝随水流而肆意散开,大脑变得迟钝几乎是不加思考地将双唇贴上,向对方传递气体的同时也更加体会到自身的缺氧脱力,只能勉强半睁着的眼眸不受控制地追随从嘴边吐出的泡泡逐渐向上转动.

像是面对面吻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