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雨慊慊孀桀里

青云绕燕山,飞雪似杨花,举目见日不见家。羌笛奏新曲,管弦作离声,二十年后顾频仍。

<莫忘初心>羊琴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守,短相思兮无穷极。

      如初他满身傲气负及天下,一把长琴,一身脱俗的青衣,他没于人景犹如顺影。青忆,似幼时青梅,又仿于手足。
       初见之时,两人好似相见便已相知,一人抚琴,一人舞剑,相伴江湖,羡煞旁人。
       他以为,能将对方深深烙在心底,至少曾经错及。奈何,如今只剩下模糊的影,甚于不清的轮廓,只记忆中人青涩,一席道袍素洁不染浮华。透澈的眉眼之上一抹妖艳朱砂,淡禇的衣衫,一颦一笑独留少年人的芬芳。
        道是初情未央,他与他,纵也逃不过这定劫。
                        “你要去哪”
                          “寻天下”
             “为何人?...什么时候回来”
                           “等我”
世约下
任相伴多少岁月,仍终是相欠
       夜夜笙歌,那片季林朦胧,那席漂染长衫。他深知只是梦,醉于其中不可自拔。分明已是故人,却存于雾里烟里,触不到,望不着。
侧眼望着一旁卧榻之人,俯身落下轻吻,攥紧的手掌参杂了某种情结,渗于心。
         “为何消失了还不肯放过我……”
    “会好起来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绝对。”

再没梦到过那忆中身影,他自以为终于舍弃了。
         只是,自以为而已…。
         红尘流转,仍如初。
         再见时,那人已褪去青涩,素衣染上一霞殷红,徒增妖识,一把长剑背于身后再没有一丝一毫的温情,却仍留一股萦绕鼻息的少年芳香。
        那一刻,心里升腾起充盈的情愫,填满空缺的位置,终是令他再度迷醉。
        弃了自认为珍重的一切,来寻那人的温意。
        依在舒心的臂弯,他勾起身后人散落的青丝,凑于鼻息细嗅,低哑的出声。
        “…你一直在等我?”
        那人闻言轻笑,几近透明的手指环上他的腰间,埋首脖颈,洒出温热的气息。
        “不,是你一直在等我……”
不复光耀,安得淡然。
         他向来适于战场的尔虞我诈,与那人安详的活着,成了最无趣的战役。
          浸染苦涩的药芍引起阵阵沉闷。
          丢弃是再寻常不过的事,这一次,他仍选了相同的路。
         “这醉人山水仍是留不住你么……”
         “道不同,何求安然。”
         “去便是了,只此别后,你我陌路。”
         “不,此别山水,而你,必须跟我走。”

仅是刹那,瞧着满眼叠散的桃花,仿佛回到了幼时,扬州三月,桃花铺了满路。
青稚少年不安的扯着衣角,涨红了小脸有些窘迫的垂下头,却听得犹如细蚊的声音从他的喉咙里发出。
        “阁…阁下的名号……可否告知?”
        那人眨了眨好看的眼睛,淡色的眉眼瞧不出任何情愫。
         “虞渊。”
         “我……”
         “你叫清轩,我知道。”
         他有些惊讶的抬起头,唇瓣却覆上一片温冷,素洁的色泽扰晃视线,鼻息残余的奇妙芳香。
         乱了心志,乱了此生。
他无法理解,无论那时亦或现在。
唯独不能释怀的,是那时内心仿佛被攥紧的痛楚,和没入足下泥土止不住的清泪。
相约首阳,闻说,皆成永世两隔。
音律缭绕,一剑,一琴,靠立坟头,再也没有人记起他们相遇时的情景。